深城,一家夜店,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这个时间点,正是夜生活的开始,充满了活力的年轻人,拼命地扭动着腰肢来释放自己的精力。

纪乔希每天都喜欢坐在这里,听听音乐,喝几杯小酒,抽抽烟。

似乎,只有那喧闹的声音才能够掩饰她内心的疼痛。

她玩弄着手机,可以看到这两天江允儿在微博上发的内容都很低调。

一边哭诉自己被抹黑了……另外,又努力地去罗梓熙微博下留言,可惜罗梓熙根本不理会她。

然后,江允儿这几天发出来的配图都是婴儿用品,诸如:不知道是小王子还是小公子,反正都准备好了,大家都在等你哦!看样子,她跟罗梓熙的关系应该是出现了裂缝。

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频频地示好的。

很好,贱人自有天收,这样的结果也是她自己作的。

许久,她也登陆了一个小号,在江允儿的微博下面留言:听说养小鬼会遭到反噬,看样子你应该已经是被恶运缠身了吧?

这样的留言刚刚发出去,结果就被江允儿给秒删了。

而且,江允儿还注册了一个马甲,关注了她的微博圈之后,直接私她。

“你是谁?”

纪乔希微微眯起眼睛,给她回复到,“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就是那个来敲门的鬼。”

“你想要什么?

钱还是其他的?”

“我要的是你的良心!你有吗?”

“贱人,你是纪乔希是不是?”

“呵呵,看来你做贼心虚,做了太多伤害她的事情吧?”

“我不管你是谁,你如果敢在我微博的造谣,我会找律师起诉你的,你最好好自为之。”

纪乔希没有再回复她,随即关掉了微博。

“再来一杯星空!”

纪乔希甩了一个响指。

调酒师立即现场为她调制了一杯。

迷离的灯光,她端起酒杯往自己的嘴边送。

刚喝到嘴边上,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便接听了。

“妈,什么事情?”

一般这个时间点,劳碌了一天的母亲早已经睡了,怎么这么晚了还给她打电话?

“乔乔啊,你赶紧回来一趟,出事了!”

母亲的声音显得很焦急。

纪乔希付了酒费,拿着手机从喧闹的夜店里快步走出来。

直到外面的马路上了,她这才听得清楚一些。

“妈,您别着急,我现在马上打车回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乔言,他在外面打架了,被抓起来了,人家派出所刚刚才打电话来通知我。”

纪乔希一听到这声音,便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纪乔言一向品学兼优,又怎么会打架?

“妈,我马上去一趟派出所,您别乱想,可能是误会。

再说了,男孩子打架也很正常,没有被送到医院去,说明他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我这就过去一趟看看,一会有结果了给您电话。”

“好的,你也小心一些!注意安全。”

纪乔希迅速地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往学校附近的派出所。

现在高三课程,学习非常紧张,每天晚自习基本上都是到夜里十点。

纪乔希基本上猜测得出来,纪乔言应该是在下晚自习的时候跟人打架了。

所以,才会到十二点钟派出所才来通知。

她直接拔打纪乔言的手机。

可惜,他的手机提示音一直显示无人接听。

她发了一条短信给他,见短信马上联系我……然而,这条短信发出去之后,也是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半个小时之后,她这才心急火撩地赶到了派出所。

这个时间点,只有一名值班的民警。

“你好,我是纪乔言的姐姐纪乔希,请问一下纪乔言是不是被关在这里?

请问他犯了什么事?”

民警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是被拘留了,罪名是寻恤滋事,打架,还涉嫌贩毒!”

“打架?

这的确是有可能,但是贩毒这是不可能的呀,我弟弟我了解,他还是个孩子啊。”

纪乔希急得都快要昏迷不醒了。

这马上就快要高考了,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如果错过的话一向纯善如玉的弟弟,怎么会跟这些非常恶劣的社会性犯罪联系到了一起?

“这位家属,我们是应犯人的要求才跟家人联系的。

我的建议是你可以请一个律师,因为接下来需要打官司。

另外,他也不是孩子,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可以承担刑法责任了。”

“我现在可以看看他吗?”

“可以,你稍等一下!”

值班的民警打了电话,片刻之后,这才拿了钥匙带着纪乔希进门。

在一个单独的小隔间里,纪乔希见到了纪乔言。

此时,纪乔言双手被戴上了沉重的手铐,脸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纪乔希看着都心疼死了。

“乔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乔言抬头默默地看了纪乔希一眼,“是我对不起你!我让你失望了,我原本是想……”说到一半,纪乔言沉默了。

纪乔希跌坐在了椅子上,听纪乔言说这些话时,她便意识到了很不对劲。

“所以,你傻到去以身犯险?

乔言,我不缺钱啊!你为什么要去做那种事情?”

纪乔希痛心疾首,恨不得当场捶乔言一顿。

“做那种事情?

我做什么事情了?

我就打了一场架而已,有几个小混混,他在我面前骂你。

我教训了一下他们而已。”

“警察说你贩毒!乔言,你跟我实话,是不是有人故意害你的?”

纪乔言这才抬头看了纪乔希一眼,当场为自己辩解:“没有的事情,我没有贩毒!”

“乔言,你要跟我说实话!”

“我真的没有,我的话你不相信吗?”

纪乔言的眸光透着一种倔强。

“好吧,我相信你,我这就去找律师……”见面的时间很短,就十来分钟,纪乔希便匆匆地走了出来。

这么晚了,她上哪去找律师?

刚走出派出所,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冲出来,拦在了她的前面。

车窗徐徐地降了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向她看过来,“听说你现在很需要律师,我这边有熟人,可以给你介绍一个。”

光线阴暗,她看不见那男人的模样,但是这声音听起来,却是像极了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