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饭,吃的并不是很舒服,席间舅母阮氏时不时会嘚瑟下,差点没把她女儿的男朋友夸上天,同时也不忘顺带关照下叶凡。

    比如说,年轻人就不应该太拼,就应该稳稳当当的,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省的家里人操心。

    任谁都能听得出,这话其实是在贬低。

    当然,韩如冰也没能逃过舅母的毒舌。

    比如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二十出头就想开天立业,哪比得上一步一个脚印,将祖业发扬光大强。

    言外之意,还不是说韩如冰你就是沾了爷爷的光,没有你爷爷,你什么都不是。

    对于这样的亲戚,叶凡还是第一次见,真印证了那么一句话,有些亲戚,不过是沾了点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忽然,舅母阮氏又发问了,“小叶,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我听说你们已经领证了,可得抓紧时间把婚礼办了,我们这边都盼着你上门呢!”

    “上门?”叶凡怔了怔,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刺耳?

    “对啊,可不是上门,上门女婿!”舅母阮氏刻意强调道。

    “舅妈,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没有这样的打算,就算要结婚,也是我娶如冰过门,而不是当上门女婿!”叶凡看似很随和的说道,但身上却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威严。

    “这个……你们没沟通好吗?我听说如冰妈都已经在为你们准备婚房了。”舅妈说道。

    闻此,叶凡微微皱眉,不由看向韩如冰。

    只闻韩如冰一阵致歉道:“叶凡,这事怪我,我之前没跟你说。”

    “举办婚礼这事再说吧,最近我比较忙。”叶凡说道。

    “你……”韩如冰脸色微微一变。

    “小叶说的对,年轻人就应该有事业心,先立业,再成家也不迟,反正你们都还很年轻,不必太着急。”舅母阮氏继续说道。

    久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这一顿午饭,叶凡吃的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当然,舅母阮氏是吃舒服了,不仅扬眉吐气了一把,还顺带踩了叶凡、韩如冰一把,就差没把尾巴翘上天。

    吃过午饭,一大家子相约前往马术俱乐部。

    叶凡之前答应过去,也不好找理由推脱。

    车上,只闻韩如冰带着一丝歉意说道:“叶凡,对不起,其实我舅妈不是那样的人,她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叶凡很随意的说道。

    “另外,我妈就我一个女儿,我妈想把我留在身边。”韩如冰继续说道。

    “嗯,我能够理解,也尊重你的决定。”叶凡说道。

    “那你……”韩如冰想问你能不能做上门女婿,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能开口,只等过几天另找机会再问。

    轿车一路疾驰,朝马术俱乐部驶去。

    另一辆车上,韩如冰的母亲和韩如冰的小姨妈坐在后排聊着天,只闻韩如冰的母亲问道:“小妹,你觉得这个叶凡怎么样?”

    “二姐,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小姨妈问道。

    “当然是真话。”韩如冰的母亲说道。

    “这个……感觉不是很好,太心高气傲了,一点也配不上小冰。”小姨妈说道。

    “有点。”韩如冰的母亲点了点头。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出生,能到你们家当上门女婿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还不愿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要我说,要是有可能,还是劝小冰跟他分了。”小姨妈说道。

    “估计小叶不会同意吧?”韩如冰的母亲说道。

    “我来想办法。”小姨妈说道。

    “算了,这事你就别操心了,看如冰自己的,我尊重她的选择。”韩如冰的母亲说道。

    “二姐,你可不能一时心软,铸成大错,毁了小冰一辈子啊!”小姨妈说道。

    “早看开了,只要小冰喜欢,小叶也对小冰好,我也不奢求其他了。”韩如冰的母亲说道。

    “这……”小姨妈一阵哑然,久久不语。

    另一辆车上,舅舅一家三口。

    只见舅妈一副得意洋洋的说道:“你们看到了吗?就小冰谈的那对象,比我们静静的男朋友差远了,一个实习医生,还是个孤儿,没权没势,真不知道小冰看上他哪一点。”

    “妈,你少说两句,被别人听到不好。”静静一脸不满的说道。

    “听到又怎么样?我说是实话!”舅妈像好斗的公鸡说道。

    “好了,都少说两句。”舅舅说道。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议论叶凡,包括韩如冰的几个弟弟、妹妹。

    另一辆车上,只闻陆天宇说道:“你们说,待会到了马术俱乐部,我们要不要捉弄下那个未来的叶姐夫?”

    “还是不用了吧?冰姐会不高兴的。”另一个跟陆天宇年纪相当的男孩说道,是舅妈家的小儿子。

    “怕什么?开个玩笑而已。”陆天宇说道。

    “那你说怎么捉弄?”

    “这个……我听说那个叶姐夫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他应该没有骑过马,到时候我们找他赛马,让他出丑怎么样?”陆天宇说道。

    “好,听你的,就这样。”

    一行人浩浩汤汤的来到马术俱乐部。

    一下车,舅母便开始张罗起来,一副到她家的架势,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家马术俱乐部的副总是她女儿男朋友的表姐。

    一行人安顿下来,要了间大的包厢,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

    这时,陆天宇鬼机灵的说道:“叶姐夫,我们去赛马吧?我听说这里有不少纯血种马!”

    “天宇,不许胡闹。”小姨妈训斥道。

    “没事,让他们年轻人去玩。”舅妈说道。

    当即,一行年轻人便约着去骑马,叶凡也不例外。

    相比于听这些老一辈聊天,还不如跟年轻人打交道来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