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殿下当嫁 > 第133章她生气了(后面有话说)
    虽然早有预料谢玙会过来,但李子月却没想到他竟会和许含一起来。

    许柳舟死后,忠义侯的爵位便由许含继承,所以忠义侯指的便是她,但外人称呼她却依旧习惯称为侯世女,而非侯女。原本她是不愿意这里的,她曾看过李子月的对战历史,对付现在的沼国绰绰有余。只是这几次对阵下来,她却节节败退,无疑是因着对方是庆王女,曾经的发小。

    战场之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更没永远的朋友,只要李子月能够重新审视自己和庆王女之间的关系,绝对有把握退敌。

    不过,谢玙最终还是将她一起拉了过来。

    “臣等参见殿下,许侯女!”

    “在外面,这些虚礼便免了吧。”谢玙停下脚步,淡淡道了一句,待众人站定,他的眼神掠向神情有些莫名的李子月,“不知李将军在和诸位商量什么?”

    “回殿下,臣……”李子月迅速地看了眼上首的那个男子,自己一直挂在心尖上的男子,一时竟忘了言语。

    这时,站在她身后的军师武议自她身后踏了出来,自若地解释道:“回殿下,将军正与诸位将领商议明日应敌之策。”

    “哦?”谢玙的眼神抬起,在几个人身上一一掠过,而后定在武议的身上,问道,“武军师可有何良策?”

    “殿下,臣以为,距此西面两千里地的小山正是沼国攻击的绝佳地理。沼国如今领军的名叫宋子良,是名将宋红的儿子,宋承凤将军的孙子,他虽无领军的经验,却自小受宋家带兵的影响,再结合这段时间的突袭经历,臣以为,有八成的可能他会采取此种方式进攻。”

    许含顺眼望去,武议军师所说的小山便是沙盘里距此方营地不远的一个小沙丘。她倒是听说过这个宋子良,虽是男儿身,却有着沙场将军梦,是个传奇人物,让她生出几分敬佩。

    谢玙对她的推测不置可否,只淡淡说道:“你们继续,本宫只旁听。”

    他这一开口,其他的人当即应声。几人凑到沙盘处,继续刚才的讨论。

    许含听了半天,原来他们所争议的地方一直在跑偏……

    好不容易待那几个五大三粗的女将们停下来,她才轻飘飘地插了一句话:“不知各位可有听说过‘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众人纷纷一怔,扭头看向她。

    许含只得好老老实实地将曾经看到过的一则战争小故事讲出,武议越听,眼睛越亮。

    “据臣所知,如今的宋子良爱慕庆王女,只是苦于庆王女早有夫君,且宋家有祖训不得为侍,否则宋子良定然早已嫁给庆王女做了庆王夫。或许……我们可以从这里下手……”

    武议的话还没说完,李子月便当即反对:“不行!如此卑鄙的手段,如何能拿到战场之上来说事?”

    “将军,那宋子良用兵之奇我们如今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李子月依旧冷着脸不同意。

    许含暗自撇嘴,她就猜到这个头脑僵硬的李子月不可能会答应的。

    仿佛看透她内心的想法,坐在一旁的谢玙扫了她一眼后,薄薄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若是细心定能发现他的嘴角正微微翘起。

    “西线那边的危机已经解决,鲁国国君正在派使者前来京城,时候不早了,还要你辛苦诸位将军把这场战事尽快解决,本宫在京城等着你们凯旋而归!”

    说着,便站起身,对李子月投去深意的一眼,便举步离去。

    许含无奈地耸了耸肩,朝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武议摊了摊手,说道:“那我也先回去了,各位将军辛苦了!”

    话落,人便逃也似的追了出去。

    待出了帅帐,许含才看到谢玙已经骑在马头上等着她了。

    “你跑那么快做什么?”谢玙见她一阵风般没头没脑地冲了出来,皱着眉轻斥着。

    许含翻身上马,一边朝前走着,一边对他说道:“你赞成武议怎么不说出来?偏要给她留面子,唉,这么善解人意的好男人就这么被她错过,连我都觉得可惜了……”

    她的话音还没说完,脑袋就被一个东西敲了一下,她冷不丁地受惊,“哎哟”一声叫了出来,抱着脑袋回头瞪着始作俑者,恨恨道:“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说得我就说不得?”

    谢玙眼眸带着微冷的意味瞥了她一眼,而后沉默地拨过马头,没几步就超越了她。后者有些摸不清头脑,嘟嘟嚷嚷地一路跟着。

    她心下的确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在李子月面前。

    李子月就像那骄艳的阳光,夺目刺眼,令人心生向往。可是她毕竟是焱国土生土长的人,思想自骨子里便是那样固执而死板,饶是再风流潇洒,她也不过是个封建的士女,真不懂他干嘛要给她留面子,当面反驳一下,难道她就会受不了?

    她越想越气,瞪了瞪走在前面的那道清冷的身影,她双腿一夹胯下的马匹,如一道箭羽,飞快地朝着前方冲去。

    早已熟知她性子的谢玙自是明白她心中所虑,虽然走在前头,可他耳朵却一直竖着,听着身后那女子嘀嘀咕咕的抱怨,真是又生气又觉得可笑。原来小心眼不仅可以形容男子,用在她身上竟也出奇得恰当。

    看着那道身轻如燕的身影远去了,他终于扬起了嘴,笑出了声。

    一直守在一旁如隐身般的万芳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对他道:“主子,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他虽然对某些事反应很慢,不过自打刚才一进帐,他就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或者说,从打算来西线大营时,那女人跟自家殿下之间就有些不对劲。

    明明按照武议军师所提出来的防御之法,再配合李子月将军那种稳扎稳打的模式,是她们所商讨出最佳的一个方案。可是许含一提出另外一条对策之后,整个帐的气氛就变了。

    尤其是自家殿下抛出最后那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后,连他这个最无足轻重的人都觉得尴尬……

    谢玙眯起狭长的凤目,轻轻应了声:“不好吗?”

    万芳惊讶地微微张着嘴,他刚才看到了什么?殿下刚才那个笑容是宠溺吧?他没看错???

    完了完了,他家殿下完全被那个莫名其妙的疯女人给下了咒了!

    话说,他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殿下出嫁?想想那情景,为什么他会这般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