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馨一直关注着这边,见他们不顺利,很淡定的走过来冲着他挑眉一笑:“怎么?还想我再请你喝茶吗?”

    看到她靠近自己,丁豪心里怕的那个颤抖啊,他控制不住的往后退,惊慌失措的像是遇到纨绔的小家碧玉:“你,你不要过来!”

    苏馨倒是很诧异自己也能体会到强抢民女的小恶霸的感觉。

    她看见小厮挡在丁豪的面前,也没有再动手,只是冷笑:“人渣,你离我远点,要不我可不能保证自己把你打的半死不活。”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苏馨他们这里,那祖孙俩自然是趁机悄悄的离开了。

    冬天天黑的早,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苏馨今儿就让医馆提早关门,在不远处的迎客来要了两个中间有门的包间请客,也顺便给他们腾地方。

    外面盯着他们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都翻墙进去仔细的搜查,可是里面根本找不到石家大公子和石太太的踪迹。

    裴俊听到属下回报的话,气的把他们骂的狗血淋头,却还是让他们盯着苏馨。

    酒足饭饱,苏馨原本是想去看看裴昶的,可是她也发现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那就不能把人带到梅园去了。

    只能是回去继续和周公下棋了。

    而此刻的裴昶已经在清凉寺里,闭着红的诡异的眼,坐在蒲团上听着老和尚念经。

    太阳从半空慢慢的挪动,直到太阳西斜,灵虚大师见他慢慢的冷静下来,口干舌燥的他都顾不得壶里的热茶已经冷透了,自己倒了两杯喝了,这才开口问:“你已经很久没再犯病了,为什么此次又复发了?”

    裴昶想到自己早上练武后,几乎控制不住想杀人的冲动,还是玄一他们用阵法困住自己,这才被灵虚大师他们带上清凉寺。

    “我也不知道!”裴昶自己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心里发麻,涩然的开口:“这一回比以前的更快,几乎是毫无预兆的,那一刻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玄七玄九都被我伤了。”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和苏馨成亲后还是这样。

    想到自己不受控制的伤了苏馨的场面,就让他害怕。

    是的,害怕。

    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以往无所畏惧的自己,现在却有了软肋。

    要是娶苏馨,担心自己伤了她;可是让他看着苏馨嫁给别人,那还不如先一刀捅了自己,免得自己被活活气死。

    灵虚大师反倒是很好奇:“老衲怀疑与你这趟回京有关,你有没有遇见特别的人和事?”

    裴昶仔细又缓慢的把自己京城的事情说了一遍:“……受伤后我就被五城兵马司的人发现,然后就把我送回将军府,我在院子里养伤,也很注意,吃的喝的都没碰……”

    灵虚大师神色肃然的问:“那你有没有觉得你住的地方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气味?”

    “也没有特别的气味!”裴昶说完,微微皱眉,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一样:“对了,那段时间隔壁院子里金桂的香味特别浓郁。”

    灵虚大师听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才觉得诡异,想了想,又问他:“那余老他们也没有觉得不对劲吗?”

    “他们那个时候已经和我分开,没有在一起,后来我们也是不一起离开京城的,免得目标太大。”

    裴俊说完,自己也忍不住开始怀疑:“难不成真的是府里有问题?”

    “阿弥陀佛,老衲没有亲眼所见,也不好确定。”灵虚大师最终还是叮嘱他:“下回最好请余老去瞧瞧,他精通道法,可能会看出点什么。”

    听他这么说,裴昶也应了一声,心里却在琢磨宝藏的事情。

    他这一回带来的人其实不少,不仅有师父给他的人手,那些人暗地里也算是跟着他长大的,以前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给自己准备了这么多人,现在才明白他早就为自己打算了。

    可是,难不成师父早就料到自己会遇到现在这几乎是弟叛亲离的局面吗?

    他之前,还真的不信命,也不太信师父能算出自己这辈子的命。

    当然,无妄大师也没在意,很淡定的说时机到了,他就知道了。

    可是现在好像被打脸了,好疼。

    灵虚大师现在只想独自待着,躺着好好休息,实在是不想见到这让自己费心又费力的人,就很委婉的送客:“你现在事情不少,也不用在老衲这多留了。”

    “那我就告辞了。”他起身离开,来到门边又停住脚步,转身问他:“我还会突然失控吗?”

    灵虚大师原本是想躺下的,见他转身,又赶紧端坐,听到他的话,只想爆粗口:踏马特,你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来问我,我又不是大夫,我只是和尚,也没准备去抢大夫的饭碗。

    而且前年起我就被你给缠上了,真是倒霉透顶,整天的对着你念经,你不烦,我都已经烦透了。

    不过,他是得道高僧,自然不能说那些心里话,一脸淡定慈和的看着他:“阿弥陀佛,老衲不知。”

    裴昶神色肃然的离开,屋里门外就像是两个世界,里面温暖如春,外面寒风刺骨,就如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此刻的他特别想去苏馨的边山,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向她坦白自己的失控?

    她是不是也会后悔,也不想嫁给自己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要是她害怕自己的靠近怎么办呐?

    玄一他们几个在暗处守着,见他停在那纠结的脸色,都不敢上前去打搅他。

    半刻钟后,玄二手冷不丁的抬腿就踢了玄三一下。

    “我去!”玄三瞪了玄二一眼,咬牙切齿的低声哼了哼:“二哥,对我下黑手,你还要不要脸!”

    玄二还是死人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像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发飙一样。

    反正他们的目的达到了。

    爷已经回神了,已经抬腿下山了。

    他们几个都觉得爷对玄三另眼相看,应该是觉得他蠢,这才多容忍他一点。

    裴昶回到梅园,听到管家说金晓兰母子过来了,是苏姑娘的意思,也只是点了点头,就去书房召集人手,商议怎么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山上的东西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