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山海横流 > 第四五五章 将出
    “不错,对付高手不容易,可是对付那些僵尸似的府卫,那就容易多了,不是吗?”朱璃话音未落,韩雉就连声附和道。
    众人闻言,无不默默颔首,深以为然。
    周然的无心之言,经由朱璃释疑,立刻就得到了列位大佬的认可;就连老道朱洽,也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见到了这一幕,尉迟槿的嘴角,不为人察地就勾勒起一抹自得的微笑;那是爱人出彩,心有荣焉的笑容。
    只是这抹会心的微笑,刚刚涌起不久,这位娘子就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她小脸一变,立刻鼓涨了起来,气鼓鼓地,活像一个气包子。
    为了不让朱璃专美于前,这位娘子,立刻指着双方之间,那缓缓转动的死阵,沉声开口道:“死阵和八阵图十分相似,却又不尽相同。”
    “八阵图始现于皇帝时期,后经姜太公、司马穰苴、管仲、孙武等人不断改良;直到三国时期,诸葛武侯才将它完善成功,并让它的威力,达到了顶峰。”
    “阵法兼容井田、道家八卦等排布演变,内蕴天覆、地载、风扬、云垂、龙飞、虎翼、鸟翔、蛇蟠八大阵式。”
    “可若是有人,认为八阵图只有八大阵式,那就大错特错了。”
    “八阵图,是以乾、坤、巽、艮四间地,为天、地、风、云正阵;西北为乾,乾乃天阵;西南为坤,坤乃地阵;东南巽居,巽乃风阵;东北艮居,艮乃山川,山川出云,即为云阵。”
    “整个大阵之中,大阵包小阵、大营包小营,隅落勾连、曲折相对,总共拥有八八六十四阵。”
    “一旦布出,威力无比,阵间容阵,队间容队;一阵临敌,两阵相从,攻守兼备、隐显莫测,迄今为止,无人可破。”
    “可死阵不同,死阵虽然同样凶名在外,却少了诸多变化;这样一来,就给了我们蚕食它的一个机会,依在下看来,可选精锐士卒,循环往复,用水磨的功夫,一点一点磨死对方的府卫。。”
    以一介娘子之身,却有这番见识、这番认知,可见尉迟槿绝非泛泛之辈;巾帼不让须眉之名,绝非空穴来风。
    只是,她的话音未落,朱洽就立刻反驳道,“依老道来看,尉迟娘子的方法虽然可行,但却稍欠稳妥,人选方面,我们必须仔细商榷。”
    众人闻言,不由自主地就望向了这位神奇的老道;要知道,尉迟槿所说的精锐士卒,必然是军中老卒,百战不殆、漠视生死的那种。
    可就是这样的人选,朱洽老道却认为,还不够资格前去破阵;那这位老人家,到底认什么层次的人选,才有资格去破阵呢?
    诸藩大员,无不好奇有加。
    迎着众人那凝重的目光,朱洽老道伸手指向中央的死阵,肃然地向众人道:“诸位请看,死阵同样是由八大阵势组成,除了主持大阵的梁伯之外,每一座大阵,皆有一员大将出镇。”
    “除了来喜、赢发、李奴儿这三大凶将外,扬州的那位田頵将军、河东的那位武道天才史建瑭将军、以及东川的罗璋、凤翔的薛知筹、鄜延的王行瑜,也同样统率一阵。”
    “老道在此,姑且不论三大凶将有多狂猛;光是诸位熟知的田頵、史建瑭、罗璋、薛知筹、王行瑜等人,尽皆都是勇冠三军、血雨腥风中杀出来的悍将。”
    “若是依尉迟娘子之言,派出军中精锐,前去抹杀死阵之中的府卫;试问,对方有这等大将坐镇阵中,诸位认为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呢?”
    “精锐悍卒,固然是军中的中坚、骨干力量,他们虽然身经百战、漠视生死,可若论起身手和技巧,就显得太过拙劣,实非出击的最佳人选。”
    “那依道长之言,我等要以什么样的阵容,去磨杀对方的府卫呢?”朱全忠双眼眯起,一脸认真地问道。
    别人朱全忠或许不清楚,可扬州大将田頵、河东大将史建瑭,这两个人,他绝对清楚地知道,对方有多厉害。
    毕竟,杨行密和他交过手,而李克用又是他的死仇,这两位麾下,有哪些能人,朱全忠又岂能不调查清楚呢。
    毫不客气地说,田頵的武力,绝对能排到扬州大将的前三;而河东的史建瑭,除了河东第一猛将李存孝之外,对方在河东,几乎无人能敌。
    这两个人都出来了,朱全忠又岂能掉以轻心。
    朱洽闻言,淡淡地扫了己方的所有藩镇大员一眼,毅然道:“如果老道说的不错的话,诸位的麾下,应该都有暗卫。”
    暗卫的存在,虽然人人都知道,但被人当面提起,很多大员,估计还是第一次碰到;一听朱洽提起暗卫,众人的脸上,立刻就涌现出了一丝不自然。
    可是不等他们开口,朱洽就立刻道:“诸位无须否认,有没有这样的存在,大家谁不是门清得很?”
    “暗卫出自军中,历来都是军中的战兵之王。”
    “这些人被诸位挑选了出来,又进行了更加极端的训练和培养,毫不客气地说,他们中即便是普通卫士,也堪比军中的校尉、和裨将,老道没有说错吧。”
    “若想在三天时间内,啃下死阵这样的硬骨头;老道认为,诸位不但要猛将尽出,还要各自调集三百暗卫,使得大将和暗卫,相间排布、攻守相望,如此循环往复,才有可能啃下梁伯的死阵。”
    面对朱洽的提议,众人尽皆没有出言反对,身为一方大员,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一员猛将在短兵相接之际的作用。
    军阵对弈,说白了,就是直接考验短兵相接的群架能力,在这种场合下,所有的阴谋诡计,尽皆苍白无力了起来,赤裸裸的就是挥拳头、亮肌肉的时刻。
    组成死阵的大将,任何一人,都有镇戍一方的能力,若是他们不能拿出对等的阵容,别说磨死、磨灭对方的府卫,自己麾下,不被人砍杀殆尽,就算幸运的了。
    一见众人默然,朱璃就知道,他们对朱洽的提议,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因此,他正要开口,号召大家赶紧出人,也好尽早攻灭李法主以为无敌的死阵。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后,有人在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袍后襟。
    随着感应,朱璃缓缓地转过头去,只见一直傲娇得犹如白天鹅般的尉迟槿,此刻,却窘迫得一如初见生人的羞涩小娘子一般。
    这副神情,倒是很少在对方的身上呈现,朱璃感觉十分好奇,没并没有出声,而是向着对方抛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随着眼神的递出,一道低若蚊讷般的声音,涩然传来:“我麾下没有暗卫!”
    即便是身为自然境巅峰的朱璃,也是愣了半天,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很显然,若是每个大员,都要派出三百暗卫高手,尉迟槿这位新鲜出炉的幽州总管,可就要当众出丑了。
    原因很简单,他上任幽州总管的时间并不长,你让她去哪里找来三百暗卫高手;以前的李可举或,许培养了一批暗卫,可大家要知道,李可举可是败逃过一次,麾下的精锐早就死了个干净。
    因为那次败逃,李可举就对权势和地位,失去了争夺的念头,这从整个幽州的重要关隘,李可举全都委托河朔的大将去镇守,就可以看出来。
    没了争权夺利的心思,自然也就没有继续培养暗卫的必要了。
    轮到尉迟槿上位的时候,只有岳鹏举、高远、张归厚等人,让出的数万府卫;整个幽州,哪里会有什么堪比裨将实力的暗卫存在,而且一下字还要派出三百人,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遇到这种措手不及的事情,也难怪尉迟槿会如此窘迫;当她环顾四周时,发现能够让她开口请援的人,仅仅就只有朱璃一个罢了。
    这个情况,让这位一直傲娇得犹如孔雀一般的娘子,才不得不憋屈地低下高傲的头颅,受气小媳妇一般地向朱璃说道。
    有道是闻弦歌而知雅意,尉迟槿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朱璃就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只见他毫不犹豫地柔声应道:“没事,你让贺若弼、文兰、和阳光三人,尽管出战就好,他们将要率领的人马,我自由安排。”
    “嗯。”一直高傲得犹如白天鹅一般的尉迟槿,一见朱璃想都没想就应承了下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羞窘了起来,一如将脑袋插进翅膀下的小黄鸭似的,十分难为情。
    甩了人家,还处处让人家帮衬,这简直无法想象;当然,这只是个小插曲,知道的人,也只有朱璃身边的寥寥几个人罢了。
    正在这个时候,驻马屹立于大阵之前的李法主,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放声嘲讽道:“怎么了,朱璃,我的怀化大将军,你们这些人难道还没想好吗?”
    “世人皆道,河朔朱璃,英雄无敌;河南朱全忠,当世曹孟德;徐州韩雉,齐鲁虓虎。”
    “当然,还有姚州的关云长、沧州的王处存、冀州的王镕、贝德的朱瑄、杭州的董昌、邠宁的王重盈,你们这些,被世人称作当世枭雄的人,怎么现在磨蹭得一如妇人出门似的。”
    “依李某来看,什么狗屁英雄,当时曹孟德,也不过是扎标卖首、色厉胆薄之辈罢了。”
    “放你娘个狗臭屁,你才是插标卖首之徒,你全家都是插标卖首的贱货,信不信俺老周,今天活埋了你这贱人。”刚刚被媳妇教训了一顿,正愁着有气无处撒的周然,一听到李法主出言侮辱了本方大员,想都没想,就一蹦三尺高,冲着李法主对骂了过去。
    “嘁,我说周家姐夫,你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什么,凭白拉低了自己的水准。”文兰闻言,白了周然一眼,故意扯着嗓子、不屑地附和道。
    “那可不,李家老贼,大放厥词,简直臭不可闻,周家姐夫竟然还跟他一般见识,真是凭白拉低我们两姐妹的素质。”阳光同样出口不饶人,立刻接着文兰的话大声喊道。
    ......
    这三个和稀泥、打酱油的大将,终于混到了一起,这有一搭没一搭的埋汰,瞬间就气得李法主双目喷火、睚眦欲裂。
    只见他瞪着一双火冒三丈的双眸,阴狠地盯着周然三人,那样子,看起来恨不得立刻冲上来,撕烂周然三人,那没遮没拦的嘴巴一样。
    对于李法主的挑衅,朱璃一方的大员,没有一个理会对方的;大家正忙着调兵遣将呢。
    不大一会儿,破阵的队伍就聚集了起来。
    河朔的朱琊、李孤峰、岳云三人,尽皆披甲挥兵,策马而出;幽州贺若弼、文兰、和阳光,也丝毫不慢,立刻纵马跟上。
    姚州同样出将三人,分别是李天府、杨柳叶、和周然;徐州三将,分别是季布、王敬武、和王师范。
    另外,还有河南王彦章、盖松涛、鲸布;邠宁王珂、李瑭、郭趚;冀州墨君和、段亮、马珂;沧州王郜、甄琼章、唐弘夫;贝德朱裕、丘弘礼、安知建;杭州钱镠、吴繇、朱瓒。
    十位将军、总管大员,每人尽皆派出三员大将;除了河朔、幽州、姚州、徐州、河南五方;其他藩镇派出的大将,尽皆都是留名青史的大将。
    总共三十位战将,统帅三千名,堪比校尉、裨将实力的精锐,策马如龙,径直杀向了中央方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