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的,在我面前装逼,兄弟们,砍死他!”光头大汉一声厉喝,五六个大汉手持砍刀和钢管向着张名扬扑了过来。



    这次张名扬没有使用法术,而是肉*博,这种拳拳到肉的感觉更能够发泄他的愤怒。



    他的速度仿佛一道影子掠过,光头他们还操持着往前冲的姿势,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噗!噗!噗!



    一连串的吐血声音,形成了一片血雾,光头他们原本狰狞的脸迅速的铁青,然后紫青。



    砍刀钢管落地的声音,然后是捂着摔到地上,身体不断的抽搐着,嘴里鲜血混合着食物还有胃酸苦胆水之类的往外流。



    现场气息非常难闻,就好像农村一年多没有清理的茅坑,闻之令人作呕。



    这时候,电梯再次打开,一个身上有纹身的年轻马仔冲了出来。



    “光头哥……。”那个年轻马仔很快就嘴巴就闭上了,看到站着的张名扬和地上躺着的光头他们,赶紧转身跑进电梯。



    张名扬脚下一踢,一根钢管打在了那个马仔的脚上,咔嚓一声,骨头断了。



    啊!



    一声惨叫,马仔摔在地上,满脸惊恐的道:“你想干什么?”



    “我说他们怎么堵我堵得这么准,原来是有同伙在上面盯着啊!”张名扬悠悠的道。



    之前他就在怀疑光头他们,为什么会刚好在这里堵着他。



    原来他们上面还有人盯梢,真是大意了。



    这件事情给张名扬提了个醒,他有点膨胀了。



    认为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他。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他远远没有达到无敌的程度。



    不说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其他的修真者,光是那些热武器,有很多都不是他们现在能够承受的。



    而且与沈青叶一战之后,让他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原主记忆里的那么简单。



    既然有沈青叶这个武者,那么肯定还有其他的。



    或许一个沈青叶,只是最弱的武者。



    只是到目前为止,这个团体还没有让他遇到罢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是他们的同伙,你认错人了。”年轻马仔强忍着剧烈的断骨之痛,狡辩道。



    “不是他们的同伙你跑什么?”张名扬冷哼一声。



    马仔道:“这里发生凶案我当然得跑,我可是好人。”



    张名扬嗤笑道:“好人,你自己看看你全身上下,有哪一点像好人的。染一头黄毛,身上都是纹身,跟这帮家伙有什么两样?”



    “染黄头发,纹纹身就不是好人了,我要报警!”年轻马仔叫喊道。



    张名扬道:“行啊,要不要我给你报警?给脸不要脸。”说罢掏出手机,不过不是打报警电话,对付这帮人,报警是没用的,不要几天,他们又可以出来逍遥自在了。



    “陈黑虎,你马上带人到中心商场地下二层车库,我在这里等着。”张名扬将陈黑虎召唤过来,对付头光这种泼皮,陈黑虎最管用。



    而且他从刚刚光头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如果这些丧天良的真的把拐卖的小孩打断手脚,甚至毒哑了扔出去乞丐,他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理。



    以前只是在网上看过这种事情,最多只是谴责一下。



    可是现在不同,他也是一个父亲,这种天理难容的人渣,就应该遭到报应。



    张名扬就是陈黑虎的上帝,所以接到他的电话,陈黑虎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点齐人手,就往中心商场地下车库赶来。



    十几分钟后,几辆金杯面包在张名扬面前停了下来,陈黑虎打头,数十个一看就很彪悍的汉子手持武器从车上下来。



    看得张名扬眼皮一阵抽抽,尼玛,让你带几个人过来,你们这是准备打仗吗?



    陈黑虎一看场面,明白了。



    这帮倒霉蛋的家伙,遇到张老大,哪还想好。



    “老大,怎么弄你说句话。”陈黑虎表忠心道。张名扬道:“他们已经被我废了,我觉得他们还有事,你帮我审一下,把他们心里的秘密都给我挖出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我只想知道结果。我先送果果回去,有了



    结果通知我一声。”



    却说光头他们,看到陈黑虎带着数十个社团精英过来,吓得当场就晕了。



    张名扬抱着果果,捡起地上的大熊,然后往自己的车走去,接下来的事情,陈黑虎会帮他搞定的。



    陈黑虎待送张名扬的车离去之后,才挥手道:“把这些王八蛋给我带走,我要慢慢的炮制他们。”



    既然张名扬已经说过了,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那就好办了,审问这帮人,他们比警察都好使。



    像警方的垫书本用锤子敲打之类的简直是弱爆了。



    手牙签挑指甲盖,然后用老虎钳把人的指甲盖一个一个拔出来,那才是真正的酷刑。



    这也是陈黑虎他们这帮人最喜欢干的事情。



    十指联心,这种刑罚不会对受刑人造成生命危险,但是却很有效。



    把光头他们拉回去,架势一摆开,光头醒过来看到这种场面,立马跪了,“大哥,我全都招!”



    陈黑虎一口唾沫吐到他身上,骂道:“软蛋,说吧,都干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大哥,我们干的那些事情,可都是我们老大让我们干的,真的不是我们要干的。”事情还没有说出来就开始求饶了。



    陈黑虎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张老大果然就是张老大,尼玛,这帮人绝对是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



    “给老子说清楚!”陈黑虎一拍桌子,吓得光头吓点尿了。



    “大哥,我们六合堂规模不大,抢不到地盘。所以只能做些盘外生意,我们把那些人贩子拐来的儿童买下来,然后弄残之后出去帮我们讨钱。”



    光头在老虎钳子的威慑之下,老老实实的将他们做的事情,像是倒豆子一般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陈黑虎越听,脸色越黑。



    难怪张老大会这么的生气,这帮王八蛋,难道不知道张老大也是一个爸爸吗?



    甚至他敢肯定,光头这帮人之所以会惹怒张老大,一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六合堂,一个躲在阴沟里的组织,人不多,可是造成的社会影响,却是非常的恶劣。



    陈黑虎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是像这种人神共愤的恶行,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他甚至觉得,就算是卖白粉,都比这种恶行好上百倍。



    “给老子把他们的手脚都废了,然后扔到大街上去乞讨,我要让他们这帮王八蛋也尝尝这种滋味!”陈黑虎本来想把他们都剁了喂鱼。可是想想,太便宜他们了,让他们下半生都用这种方式赎罪,才是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