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芝加哥1990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强尼卡森
    强尼卡森的职业生涯后期,特别喜欢用尖酸刻薄的言辞调侃政商名流,或者编段子挟私报复,得罪了不少人,所以等到一离开电视机荧屏,就立刻被挖出了不少黑料。

    他被外界拿出来说嘴最多的,就是其糟糕的经商能力,作为家喻户晓的当红脱口秀主持,他很能赚,但在狂妄自大的性格驱使下,投资极不理性。

    七十年代,他被通用汽车当时最年轻的高管德罗宁忽悠去投资了DMC汽车,在米国本土汽车巨头都被本子打得哀嚎遍野的情况下,他和德罗宁以及另一位好友总共筹集了八千万刀,75年公司逆市开业,78年才拿到英国政府一点二亿刀补贴在共和军活动猖獗的北爱建厂,81年投产,82年破产,总计烧掉两亿多刀,只生产出了九千多辆车……

    他还投资了家大型连锁快餐店,一样以破产关店收场。

    八十年代与赌业大亨维恩牛顿在拉斯维加斯的竞争失败后,导致他气急败坏地在自己节目编段子恶心对方,也幸亏他是个极为知名的公众人物,否则估计早被抛尸在内华达州沙漠里的某个角落了。

    在他的本行传媒业,他曾经拥有两家电视台,一家是现在FOX5台的前身,经营不善85年被卖,另一家86年被卖,不过得以保留了少量股份。还有一些电台,目前也卖得七七八八了。

    其他诸如购买猫鼠游戏小说改编权之类小手笔的失败投资就更多了,唯一赚到钱的项目是他个人同名服装品牌,专做高领毛衣,不过那也是因为他在节目里长时间穿着带货,靠个人影响力带动米国民众跟风所致。

    “我身体好着呢。”

    他这种性格的人物当然不会‘纾尊降贵’上门来找宋亚,而是‘主动’打了个电话,让宋亚去他位于加州班伯克的豪宅中做客。

    “只是大家都无法忍受我了,包括NBC。”

    他倒是看得清楚,在长长的餐桌另一端,这位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的白人老帅哥倒是有点自知之明,一边对付着盘中的牛排一边自嘲,“身体原因只是他们给我的一个体面,这样能省很多麻烦。”

    “我记得九……九二年?我第一次得知要参加您的节目时兴奋得睡不着觉。”宋亚恭维道。

    “我和你合作过?”毕竟快七十岁了,强尼卡森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

    “我很不走运,当时是杰雷诺替您代班的。”宋亚说。

    “哦……”

    两人闲聊了几句,他找宋亚要过猫鼠游戏的最新版剧本就戴上老花镜在饭桌上看了起来。

    “能冒昧地问一下,您是怎么得知我想重启这个项目的吗?”宋亚趁机打听。

    “有朋友告诉了我。”

    他没招出消息来源,“年轻男演员的经纪人们都觉得这是个机会,阿巴格内尔的经历很传奇,拿到这种高智商的单男主角色,对他们的事业发展会很有利,咦?你把他改成了双男主?”

    “还不至于吧,大幅度提升了FBI探员男二的戏份而已,高智商的骗子也需要高智商的对手,不是么?”宋亚反问。

    “还行吧,我还是更喜欢我刚拿到改编权的第一版剧本。”

    他露出缅怀的神色,“当时的我创作激情很高,整晚整晚地不睡觉,就为了写出一个传奇骗子的好故事……”

    唠唠叨叨说了很多,“不过还行了,毕竟在电影里呈现出一个完美的骗子角色确实不太好,你搞定那个阿巴格内尔了吗?”

    “我还没有联系他。”宋亚回答。

    “哈,那个家伙绝对会从你手里再讹一笔钱的。”强尼卡森笑道。

    “我有心理准备。”

    宋亚知道这无法避免,虽然小说改编权是好莱坞影业的,但原作者如果等电影宣发时跳出来搞事也不太好,毕竟像阿甘正传那种和原作者闹翻仍获得大卖的项目不多见,好莱坞更多的情况是剧组陷入与原作者的骂战,然后风向被带偏,票房蒙受损失。

    “嗯,那家伙深谙交易的艺术,他也不会讹你们太多。”强尼卡森合上剧本,“我想投资这部戏。”

    “欢迎。”宋亚微笑。

    “呃……”

    老头好像被料到宋亚答应得这么爽快,“你不会真以为我是外界传说的那种盲目投资者吧?如果你想坑我的钱,那我要说你打错主意了……”

    “我?哈哈,我也只是个刚进入好莱坞的新丁。”

    宋亚笑道:“恐怕我对好莱坞还没有您了解,听叶列莫夫说,您和罗伊迪士尼先生的私交很好对吗?”

    “那当然,我给迪士尼家族帮过不少忙。”老头得意地回答。

    红到他这种程度,想破产也难,毕竟他只是乱投资,但手法并不激进,失利了也能乖乖地认赔离场,从不搞那种高额贷款加高杠杆的路数。

    来班伯克之前宋亚做过了解,这老头即使几乎折腾光了上亿刀,但光靠早年出书的版税就仍足够逍遥了,烂船还有三分钉,他生活上也不怎么穷极奢侈,现在起码还是个千万富翁。作为七八十年代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之一,当时的他甚至能影响米国民众的人心向背,这后面必然常年伴随着各路政治和商业势力对其的公关行为,人脉之深自不必多言,虽然因为他那张大嘴巴也无谓得罪了不少人。

    “我要修改剧本的权力。”

    不过老头也许是很满意宋亚的尊敬态度,马上开始作妖。

    “呃,我会妥善考虑您的修改意见。”宋亚婉拒。

    “和我玩文字游戏?小子……你还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就……”

    “卡森先生,我很会投资,你尽可以相信我。”宋亚含笑打断他。

    “哈!风口上的猪是吗?”

    老头被他投注过去的目光弄得有些尴尬,说到投资,那就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了,“去那边坐吧。”

    两人借着离开饭桌,结束了刚才的议题。

    “注意身体,医生让你不要长时间看书。”

    他的第四任妻子过来把他手里的剧本抢走,放在桌上,态度不是很好。因为之前的离婚官司,他现在还要负担一位前妻每月六千刀的生活费,另一位前妻则从他手里拿走了两千万刀的离婚赔偿,听说现在这位已经严令禁止他拿钱再出去胡乱投资,否则遗产都快留不下多少了。

    “没事亲爱的,我不看,你继续说APLUS。”

    “我担心的是发行,您知道的,好莱坞的发行商们非常讨厌。”

    宋亚拉他入局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借他和罗伊迪士尼的私人关系,还有在媒体上的残存影响力,和这种已经开始过退休生活的老媒体人难得有交集,这个机会要把握住。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和罗伊聊聊这事的。”他点头。

    两人陷入了沉默,等他妻子离开后他又问道:“我还能编段子,退休后我又存了不少,可以加进剧本里。”

    “段子……好吧,我原则上没有意见,只要段子够好。”宋亚知道他现在已经陷入了对主持生涯的缅怀和不甘,没有再次拒绝。

    然后两人又不说话了。

    老头思索了会儿,突然问道:“APLUS,你从陶氏手里捞了一亿那事,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就把我名下的工厂卖给他们呗……”

    宋亚被老头那直勾勾的贼亮眼神盯得有些不适应,“其实我不一定赚了,你知道本子那边流行的荧光棒应援方式吗?这是个很大的市场。”

    “陶氏对你用了什么手段吗?”老头问。

    “呃,当然,用了一些。”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头捶了下沙发扶手,“他们才不老实,很不老实,当年橙剂事件的时候……”

    说了一半,他及时住口,然后又没话聊了。

    “您大概会投多少在猫鼠游戏项目里。”宋亚打破沉默。

    “我还没想好。”

    老头小心地望了眼妻子离开的方向,“你和我律师谈吧,我们通过他保持联络。”